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汽车科技

素人艺人直播闯新路

2018-02-05 21:46编辑:admin人气:



“只有在退潮时,才知道谁在裸泳”,美国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广为人知的名言,用来形容中港台遍地开花的直播平台,看来也挺恰当。

数年前,中港台直播平台百花齐放,人人当主播不再是梦,不时有新闻报道出现年收入百万甚至千万的网络主播,还获得外资注入力挺。

但在繁荣盛景背后,也有人断言,直播热潮不过是一场泡沫,直播平台是新用户不断进来,老用户不断流失的过程,时间久了泡沫就会爆破,一切船过水无痕。

当国外直播平台竞争激烈,发展方向不明朗之际,这两年本地也先后冒出直播互动平台,今年初更诞生了首个以华文为媒介的直播平台手机应用(Apps)“威客”。

这些直播平台能否将国外直播热潮引进新加坡,它们如何影响本地艺人?新的产业生态链能否顺势而成?若有一天潮水退去,还有畅游的空间吗?

本期《大特写》带大家一探直播平台炫丽符号和意象背后的实况与挑战。

file6udpf4n74cm1mp7ufb4q_Large.jpg
RING TV营运总监罗镇威。

吃饭睡觉摄入镜掀网络直播热潮

直播的概念早在电视媒体时代就存在,直到2007年,美籍华人简侧田(Justin Kan)尝试随身携带一个摄像头,将工作、吃饭、睡觉、约会,甚至如厕的画面都拍下,通过直播形式播放,掀起网络直播热潮。过后他顺势创办影音直播平台Justin.tv,普遍被视为网络直播的先驱。

不过,当年美国网络直播更看重社交属性和直播质量,贵精不贵多。网络直播的“种子”过后在各地开花,尤其落地在中国后更开创出新模式,即主播可接受观众用金钱购买的“虚拟礼物”打赏的盈利模式,让网络直播在中国百花齐放。

2011年,全中国共约有600多家公司开展或从事直播业务;近年随着手机移动网络设备和手机应用的发展,网络直播在2015年迎来井喷现象,更多素人变身网红,顶尖主播年收入冲破上百万人民币(折合约21万新元);有高校课堂开办“网红学院”培训优质主播;实力雄厚的直播公司甚至跑到美国和港台开发网络直播手机应用。

据上个月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报告》,中国直播网络表演市场去年的整体营收规模为304.5亿人民币(约63.8亿新元),但报告也指出,因竞争激烈,去年近百家直播公司陆续倒闭或转型,也有10家平台因含色情低俗、封建迷信等内容被关停。

在中国网络直播面对转型与挑战的当儿,开发手机直播应用Rings Live直播圈的RINGS TV,去年7月推出让素人当主播的另一手机直播应用“Loops”。

RINGS TV营运总监罗镇威(45岁)受访时说,Loops早在2016年7月就已在中东推出测试,选择先落地中东,主要是看中那里的市场潜能,毕竟这是该公司首个针对年轻网络族群的手机直播应用,所以得非常谨慎。

事实也证明该公司眼光独到,他说Loops至今在中东已取得270万个注册用户,短短一年多已获得盈利回报。

新加坡网络消费比重不高

但Loops在本地推出时面对更多挑战,他表示,新加坡的网络普及率就算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网络消费比重却不高,更别说在网络直播平台的消费和打赏。

询及Loops在新加坡落地半年的盈亏情况,罗镇威仅表示Loops在本地有7万8000次下载量,还处于起步阶段。“开发Loops之后的路走得非常辛苦,很多东西还在摸索阶段,但如今已经越来越顺了。”

他表示,Loops除了有素人直播,还有游戏直播、益智类竞答获奖游戏,上周六更邀请到本地知名风水命理师陈军荣的儿子陈俊元直播开讲风水和运程。

以英文为手机应用界面语言的Loops,最受欢迎的数名素人主播,常演唱华语流行歌,罗镇威表示Loops瞄准多元种族市场,英语是最通用的语言,至于主播们进行直播时用什么语言都可以,但必须文明直播;为了监察主播,该公司也设立24小时运作的监控小组。

谈起竞争者,他表示向来不曾将本地网络直播平台的对手视为竞争对象,“我们不是竞争,这个市场才刚起步,要一起开拓。”

他认为,虽然外国直播公司面对转型和更多挑战,但本地手机直播应用才处于萌芽阶段,他估计这一两年甚至会有三四家直播公司在本地开播。

file6ygbti1nb05ut4ed1jr_Large.jpg
天威团队经过八个月筹备和打造,终于在本月推出“威客”。前排左起是天威执行董事谢建义、潘永顺和尤发。

顺应网络趋势数月内三波攻势

开发直播平台手机应用“威客”的艺人经纪公司天威国际媒体娱乐创办人潘永顺(45岁)说,去年4月歌台淡季,他萌生设立直播平台,让艺人在淡季多一个挣钱管道的想法。

他还拉拢歌台第一组合“宝贝姐妹”担任天威的区域和营运董事,让两姐妹卸下歌台上的华丽舞装,以精明干练的OL(上班族)新形象,为“威客”精心准备一档“天屎与饿魔”的节目,在直播平台畅谈辛辣话题,斗嘴辩论。

file6ygbtj2qvpsinflk1jp_Small.jpg
本地歌台第一组合“宝贝姐妹”将在直播平台主持“天屎与饿魔”,谈论时事和解答粉丝的生活问题。(严宣融摄)

小宝王仪香(34岁)打趣说:“有些人把舞台上的我们当天使,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天使真面目下的样子。”

大宝王仪华(36岁)说:“唱了20年歌台,大家都观察到这些年歌台越来越少,涌现的新人也越来越多,如果以后单靠唱歌台挣钱,对有养小孩的我来说肯定不够。很庆幸现在有机会走出舒适圈作另类尝试。”

原本只让歌台艺人挣钱的“威客”在1月初推出后,潘永顺已为直播平台掀开第二波攻势,即邀请到名主持尤发、社交名媛张思丽(1988年新加坡小姐)、本地艺人陈之财、美食家林益民和模特儿公司老板钟添飞当主播或嘉宾。

当名人的节目海报挂上“威客”面簿不久,潘永顺已迫不及待策划第三波新元素,就是在未来三个月到半年里,整合“威客”资源制作网络综艺节目、网络微电影,甚至拍摄网络电视剧。

他说:“本地所有舞台歌手,最多也就200人,如果哪一天‘威客’真的把全部歌手都吸引进来做直播,就完全没有新血补充。况且,一旦资金雄厚的外国公司进军新加坡,若‘威客’继续一成不变,就可能被淘汰。”

因此,与其坐以待毙,他说不如积极前进,尽量将“威客”打造成全方位娱乐平台。目前,“威客”已网罗新马中台四地约350名舞台歌手和艺人当主播和嘉宾。

为了落实最新的自制节目概念,前期已砸下50万元开发手机应用的天威公司,决定再砸另外50万元,用以提升伺服器,以容纳更多流量,同时也准备在新山租工作坊,搭建不同场景的摄影棚拍节目,并聘请技术团队继续改良和管理手机应用。

耗费那么多心血、金钱和时间,有想过可能失败吗?潘永顺沉默了几秒,表示做任何事都难免可能失败,但他依然坚持做下去,没想过留退路。

“网络已经融进年轻人的生活,娱乐网络化也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一步肯定是走对的,只不过不清楚我的方法是否奏效而已。但无论如何,都值得尝试和走下去,才会知道未来需要什么。”

file6udz5ztj8w7101qlr7qu_Medium.jpg
本地艺人陈之财义气相挺尤发,他将以特别嘉宾身份亮相直播平台。(档案照)

华语直播平台崛起被看好

经营网络直播平台不易,主持人尤发(53岁)表示,八年前涉足网络直播,辗转去了多家公司,但它们不是做不起,就是已倒闭。

他表示,2010年时受香港灵异协会邀请,加入当地网络电台做一档灵异节目,一个人在凌晨12时背着直播设备到坟场做直播。但当年还没有光纤,网速不快,导致直播速度跟不上。后来加入网络电视平台,又因投资方资金出现状况而倒闭。

“这些年加入的网络直播公司,短则三个月,最长一年半,可惜最后都无疾而终。”

不过,这次他看好天威办网络直播平台,因天威是经纪公司,相信更能掌握艺人和粉丝的需求,取得平衡发展;如今他也答应加入担任制作总监,为“威客”打造专属综艺节目和活动。

艺人陈之财表示,自己也接受好友尤发的邀请,担任直播平台的嘉宾。“我对直播平台很陌生,但认为至少多一个平台让艺人发声或展示才艺也不错。”

除了网罗舞台艺人,社会名媛也成了“威客”邀约对象;“永远的美姐”张思丽(52岁)将在直播爆料选美赛的种种潜规则和秘辛。她笑说,比起年轻貌美的主播,自己缺少粉丝围观,到时会号召面簿粉丝和朋友来支持。

专家:言论尺度存风险

熟悉本地广电媒体与新媒体的学者林翠绢博士(台湾政治大学广播电视学系副教授)表示,新加坡出现以华语为媒介的直播平台是好的新尝试和新突破,也让艺人有更多表现机会,但直播平台的言论尺度难把握,存在掌控风险。

file6yhslv9bce92el8j12r_Small.jpg
台湾政治大学广播电视学系副教授林翠绢博士认为,“威客”在本地诞生是好的新尝试和新突破。(互联网)

来自台湾的林翠绢于2010年在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当助理教授,2016年9月返回台北的政大执教。在新加坡期间她也为《联合早报》撰写专栏,评论本地和外国的传统媒体、新媒体、数码新闻、手机应用和网络直播等现象。

她接受本报越洋电访时表示,台湾直播平台非常盛行,许多一线电视节目主持人都在直播平台露脸,直播平台已对电视台产生冲击。

据“威客”规定,若加入该直播平台当主播,需签署一份意向书,承诺在直播平台不卖弄情色、谈政治和飙脏话。

不过,林翠绢认为主播在网络直播时的表演和言论尺度很难约束,具一定风险。当这类平台越来越红火时,对它的关注也会越来越多,管制也随之而来。

她表示,加入直播平台的主播经过遴选并需签署意向书,类似“经纪人”的直播平台概念,对目标分众进行了精确设计,主播的实力和创意也将成为能否吸引受众的竞争点。

“主播须有独特的个人风格,并须将直播内容当成自我的品牌来经营,以显示自己的专业性,才能引起网友的观看兴趣。”

谈及直播平台未来可能制作本地网络综艺节目、微电影或小品时,她表示新加坡观众向来看惯外国制作的作品,这将是检视本地观众能否接受本土创作的机会。

资深艺人须跨越

file6ypb4mz55xkg27o8kvb_Medium.jpg
台湾政治大学广播电视学系副教授林翠绢博士认为,“威客”在本地诞生是好的新尝试和新突破。(互联网)

首次当直播平台主播感觉如何?来自马来西亚森美兰州马口的刘丽芝(29岁),六年前加入本地歌台,去年农历七月以跑了143场歌台成了“跑台女王”。上个月她在“威客”做过两次直播,吸引130多人次点击观看,当中六成是自己的歌台粉丝,剩余的都是随机点击看热闹的网友。

“坦白说直播时会有压力,因为非歌迷的网友会留言点唱我不熟悉的歌曲,点流行歌像《当你老了》或周杰伦的《告白气球》,这些歌曲平日跑歌台时都不会去唱。所以日后为了迎合网友口味,需要更努力学习流行歌。”

如果认为主播唱歌好听,网友就可购买“虚拟礼物”打赏。据“威客”的虚拟礼物售价,分数值最低的“棒棒糖”(150分)需花九角九分购买,分数买得越多就能送越多。

之前因怀孕休息一年多的歌台歌手婷婷(32岁),女儿去年11月18日出生后,上个月复出跑歌台,也跨界当网络主播,短短一小时20分获总值9万多分的“虚拟礼物”打赏,将分数值换算成现金约600元,部分所得由直播平台抽成。

参与横跨歌台、电台与电视台发展进程的新加坡艺人公会会长陈建彬(64岁)说,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也是一个可以没有舞台和经纪人都能让素人或艺人发光发热的年代。但这个发展对年轻人固然没问题,对年长艺人就是一个障碍,期许以后有更多资深艺人在直播平台当主播。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pdqbrace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卖相佳路感好 ——起亚Sportage

卖相佳路感好 ——起亚Spor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