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时尚

本地制造精表 成功走向海外

2018-01-24 17:58编辑:admin人气:



精表不只产自瑞士,新加坡近年也开始有打着独立品牌,生产小量手表为定义的“微精表制造者”(micro brand producers)崛起、进军市场,至少有两个品牌还是由创办人亲手在家里或本地工作室所组装的。本报记者走访四家本地品牌业者,看他们如何在全球蓬勃的手表市场分得一杯羹。

林方伟/报道

龙国雄,叶振忠/摄影

受访者提供部分图片

由韦家泰创立的moVas是不折不扣的新加坡出品腕表,除了机芯来自香港以外,moVas从设计到组装都是在他如切区的排屋里完成。

采访当天,客厅一隅的工作台上排列着他最新的潜水表“Diver IV”,等着他把表带装好。 38岁的韦家泰自学组装手表,有时抛光表壳、为表盘上漆他都自己来,组装一枚手表,简单的只要15分钟,复杂的可能要用上他两天的时间。

moVas原是他和好友Kevin Yeoh共创的品牌。Kevin爱收藏手表,建筑设计出身的韦家泰则更热衷于自己创办的脚踏车品牌Soul。他坦言:“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是手表发烧友。Kevin患癌去世后,为了纪念他,我继续经营我们共创的品牌。”

他一坚持就是6年,刚开始他们只管设计,生产交给香港一家工厂,但这样的手表只能卖300多元。他后来决定自己包办组装,减低产量但大大提高材料的品质,渐渐建立起口碑,现每只售价1000到2000元,限量生产10只,只限会员购买的手表更高达5000元。

黄俊强以怀表为基础

去年推出的Ancien Soleil由黄俊强创办。近年不少人将怀表改装成腕表,他便以怀表为基础,用了一年的时间来设计,研究该用什么颜色的表盘和表带,才能同时搭配正式和消闲的穿着,推出“太阳”与“黑太阳”两款。他自豪地说:“我的洋葱表冠是怀表专用的,腕表通常不会用,是我们的特色。”手表由他朋友在新加坡组装,需要人手时黄俊强也会帮手。

黄俊强小学三年级就爱上手表,30岁的他现拥有可观的收藏——古董怀表有30多只,有的可追溯到1800年;腕表则有300多只,最古老的产自1917年。为了研究机芯,他不惜拆开许多手表,其中一只更要价3000元,最终他选用了日本西铁城(Citizen)生产,备受业界肯定的Miyota自动机械机芯。

“浪”手表小批发行

和黄俊强一样,两年前推出的“浪”(Ronin)手表,也是由两位精表爱好者叶浩建和刘飞游所创办的。两人都有正业:26岁的叶浩建担任品牌设计顾问;32岁的刘飞游则拥有自己的皮革品店Goodgoods。“浪”虽是他们的玩票创作,但却一点也不马虎,目前已推出的四款手表,都强调小批发行,以增加各个款型的矜贵度。同时越做越精致,从第一代采用中国海鸥机芯,到第二代改用日本Miyota机芯至今,并使用顶级316L不锈钢制造表壳,蓝宝石水晶制造表镜。品牌在新加坡设计 、香港生产,打着“手表爱好者为志同道合之人所创制”的旗帜,很快便吸引一批国际粉丝。

叶浩建说:“我们觉得市面上的精表售价贵得离谱,才突发奇想,不如尝试制造给自己以及像我们这样的爱好者。在为自己设计的前提下,必须先过自己这一关,必须是自己肯掏钱买下收藏的。”对于手表设计,刘飞游有这么一个传神的诠释:“机芯是现成的,是手表的心脏,这精细的环节我们交由专业机械研制者负责。表壳、表盘、表镜和表带就好比手表的肌骨与皮肤,可以由我们自己决定和塑造出来。”

和大厂牌的精表不同的是,这些 “微精表制造者”都是一两人身兼数职经营的热血品牌,也因此能和粉丝频密互动,打造出更符合他们心意的款式。”

“浪”两名男生就透过“浪”面簿和粉丝互动频密,听取他们的意见调整下一代的设计。第三代的“浪”便是综合粉丝的意见,把原先的44毫米直径,改到更适合亚洲人手腕的42毫米,同时也去除了显示日期的窗口,让整体设计更简约洁净。

Hypergrand以国际品牌自居

在一票新加坡出品的精表中,Hypergrand的定位最一枝独秀—— “微精表制造者”面向的是小众市场,而Hypergrand却以国际品牌自居,面向更广大的群众和市场。

创办者之一,也是Hypergrand的主设计师钟征原,其实也是业余 “微精表制造者”出身。拥有航天工程师学历的他在A*STAR上班,空余喜欢收集手表,拆开了研究机芯又把它重组回去。之后,他设计和创造了自己的手表品牌Edypoi。他带着手表样本去香港寻找工厂生产时,在工作坊里流连,观察入微的他很快学到了业界窍门:“好比如何把手表生产成本维持在一个数额,这些是瑞士制表学校都学不到的。”

这速成班也给了他一些灵感,让他另辟了一个介于时尚和精表的类别,和两名伙伴在2013年7月开创了Hypergrand品牌。Hypergrand有三款不同价码的精表,全采用日本自动石英机芯,对手表爱好者有一定的吸引力;时尚爱好者则会对手表可轻易拆换的表带爱不释手,表带还会遵循秋冬和春夏时尚季定期推出新品。

钟征原说:“手表市场的竞争太激烈了,要胜出就要想个独特的卖点。现代男生越来越注重造型和装扮,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拥有10只精表,可是他们却能购买替代表带,同样一只精表就能变成多重‘分身’,配搭各种鞋子和衣服,出现在不同的场合。”精表配上了时尚,褪去“小众”的形象,面向更广大的群众。

Hypergrand另一创办人,万建智透露,Hypergrand走时尚设计路线,很轻易便能攻入本地与海外品牌设计店如国家设计中心的Kapok,以及高档名牌时尚店Club21。品牌也成功走向海外,远达澳大利亚、韩国、香港、德国、法国、俄罗斯和伊朗等23个国家和地区设有300个售卖点,包括英国的Selfridges、Outfitter、TopShop等;单在本地就有30个售卖处。

万建智说:“我们是Club21内唯一的时尚手表品牌,和Comme des Garcons、McQueen等牌子并列在一起,马上让我们被视为国际品牌。”

新加坡手表不缺买家

作为“微精表制造者”,moVas、“浪”和Ancien Soleil算是处在主流体制以外,售卖方式也有所不同。Ancien Soleil唯一的实体店是黄俊强自己投资的Wright Time手表店,其余的都在自己的网站上售卖。moVas和“浪”则在官方网页展示作品,透过电邮接订单后,把手表邮寄给客户。moVas本地客户则可选择到韦家泰住家工作室取表;“浪”则可到刘飞游的Goodgoods取货。

虽不在主流品牌内,但新加坡出品的精表仍从全球蓬勃的手表市场分得一杯羹。

全球精表市场看似拥挤,但韦家泰说:“大有大卖,小有小卖, 手表是个很巨大的市场,就看你有多饿而已。”他开始时,搞不清状况,一次过推出6种款式,买家很快便失去新鲜感。现在他每3个月才推出一款新设计,每款限量50只,反而能吊买家的胃口,转换成亮眼的销售额。

新加坡手表显然不缺买家:黄俊强透露他总共生产1100只的第一代“太阳”和“黑太阳”已全部售完。“浪”100只第四代手表一推出在三天内便卖完,他们现在追加黑色款,销量也很不错,顾客来自欧美、巴西、菲律宾和新加坡等地。Hypergrand的售量最为亮眼,他们从刚开始时每月售卖200只到现在平均每月售卖3000只手表,公司仓库最高纪录囤积了90大箱,超过9000只手表。黄俊强说:“现在正是进入精表市场的最佳时机。”

全球最大手表买家以亚洲人为主

的确,根据瑞士制表业联合会(Federation of the Swiss Watch Industry)在2014年11月11日公布的调查,电子表只占市场23%,77%买家仍钟情机械(mechanical)手表。全球最大的手表买家以亚洲人为主:香港人高踞榜首(20.4%),其次是美国(10.2%)和中国(7.7%)。

根据英国《卫报》2013年的报道,即使全球市场低迷,但精表市场仍节节上升,没有丝毫降温的意思,2013年瑞士表的赚取超过218亿瑞士法郎,创下新高。 2014年全球卖出了12亿支手表。

选择新加坡品牌 更在乎背后吸引人的故事

然而新加坡出品的精表未必就能马上得到新加坡人的青睐。moVas的韦家泰说:“新加坡普罗大众仍迷信精表必须在一个防尘、消毒的环境内生产,嫌弃自家组装的手表太粗糙,所以购买我们手表的新加坡人都是骨子里叛逆,不喜欢靠拢主流的人士。”

访问当天,韦家泰工作室大门开着,一位熟客走进来看新产品。我问他为什么选择新加坡出品的精表。从事房地产的Ben对我说:“我不是买不起沛纳海(Panerai)。但我不想一味迷信名牌。我更在乎的是品牌背后有没有吸引我的故事。”

不过情况似乎慢慢在改变。“浪”手表的叶浩建说:“来到接受新事物,新加坡消费者一向来都不是先行者。我们常会以品牌来鉴定品质,而且喜欢货比三家,做足背景功课,有人推荐这个品牌后才会行动。我们得到权威精表博客Worn and Wound的推荐后,开始得到更多本地人的注意。”刘飞游说:“我们第一代买家90%都是外国人,但来到第四代,新加坡买家却占了35%了。”

但随着新加坡产品设计越来越成熟与国际化,“支持国货”的购买心态或许也没有必要存在了。Hypergrand的万建智说:“有次有个新加坡人写电邮来问我们有没有邮寄到新加坡的服务。我说有啊,我们就设在Ubi。我很高兴有新加坡人不是因为我们是新加坡产品,而是真心喜欢才买我们的产品。”Hypergrand设计师钟征原也笑说:“作为一个设计师,再也没有比新加坡人戴我们的产品更大的肯定了。”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pdqbrace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45R 不为流行役使

45R 不为流行役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