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文化艺术

我不在舞台上跳 就在生活中跳 访“孔雀公主”杨丽萍

2018-01-31 13:44编辑:admin人气:



中国首屈一指的著名舞蹈家,“孔雀公主”杨丽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澄清喧嚷已久的退休传言:“对我们少数民族来说,哪里都是舞台;我不在舞台上跳,就在生活中跳。” 60岁的舞蹈家说:“汉族的观念跟我们不同,我们精神在跳舞,灵魂也在跳舞,灵魂怎么会退休?人死了,灵魂还在舞蹈。”

60岁的“孔雀公主”杨丽萍,为大型原生态歌舞作品《云南映象》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澄清喧嚷已久的退休传言。

“怎么可能?我的退休都是媒体炒的。”她说:“我跟你讲,‘舞台’不光是舞台,我现在在这里,也是舞台。你们退休的概念是认为那个舞台是唯一的,对我们少数民族来说,哪里都是舞台,我不在舞台上跳,就在生活中跳,对吧?就不要讲退休的问题,我们那里的老奶奶,80岁还在打谷场上跳舞。”

她又说:“你们汉族的观念跟我们截然不同,我们精神在跳舞,灵魂也在跳舞,灵魂怎么会退休?人死了,灵魂还在舞蹈。”

自学数十民族舞蹈

这位中国首屈一指的著名舞蹈家,出生在云南大理的一个白族人家,幼年时,父母离异,家里排行老大的她一肩承担起照顾家庭和三个弟弟妹妹的重担,用的是舞蹈——她从小酷爱跳舞,可以说无师自通教会自己跳舞。她1971年进入西双版纳歌舞团,月工资30元人民币。在这期间,她走遍不同村寨,自学几十个民族的民间舞蹈。1979年,她主演的大型民族舞剧《孔雀公主》获云南省表演一等奖。

1980年杨丽萍被中央民族歌舞团抽调,来到北京,用她自己的话说是“着急出名”,毕竟,比起省城,首都天空更大,孔雀也更能亮羽。

YLP02.jpg
杨丽萍将傣族传统的孔雀舞改编成为《孔雀公主》。(受访者提供)

“北京的舞蹈有很多种类,芭蕾舞、现代舞等,但我觉得自己的民族舞蹈有意思,所以还是坚持跳民族舞。”杨丽萍认定走民族舞蹈的路线,她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所以当同学白天去练舞室学芭蕾舞,她不去,自己在宿舍练,晚上同学们都下课了,她一个人去练舞室里整夜地跳民族舞。

“任何一个舞蹈种类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意义,我们的民族舞只是万花丛中的一朵花。每个人擅长跳什么就跳什么,我肯定不擅芭蕾,我很喜欢看芭蕾。”求学时代的特立独行,是杨丽萍认识舞蹈,寻找自我的一部分。“从小也没上过舞蹈学校,所以去了不太适应,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训练方式去认识自己的身体。”

几代人心中美的象征

1986年她创作并表演独舞《雀之灵》,荣获第二届中国舞蹈比赛创作一等奖、表演第一名,从此一举成名——1988年被《北京日报》评为“十大新闻人物”之一,1989年拍摄个人电视纪录片《杨丽萍的舞蹈艺术》,1990年在北京亚运会闭幕式上表演《雀之灵》。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提到舞蹈,很多中国人先想起的是孔雀舞,是杨丽萍,她也成为几代人心目中美的象征。

孔雀舞这种发源于傣族的特殊舞蹈,与汉族民间舞在形式和美学上有着极大差异,还原孔雀飞跑、漫步、饮泉、戏水、追逐、舒翅、展翘、抖翘、蹬枝、开屏、飞翔等情态,是一种动物化、浪漫化、自然化的舞姿展现。形、神、灵、美兼具的杨丽萍,被誉为继毛相、刀美兰之后的“中国第二代孔雀王”,也是中国第一个在国内和国际上举办个人舞蹈专场演出的舞蹈家。她曾两度来新加坡表演,1979年随西双版纳歌舞团演出《孔雀公主》,80年代也来演出过独舞作品。

在民间挖掘上百业余演员

长达20余年多以独舞之姿活跃于舞坛,杨丽萍从未退出公众视线。2000年她离开北京,把户口迁回家乡云南,这在很多人看起来是一个突然的决定。

“落叶归根嘛,我回家陪妈妈安度晚年。”杨丽萍淡然说。其实现在看来,这是她灵性的回归,孔雀遨游之后,必然要飞回诞生的山林。

可她没有闲下来,回乡后才产生一个新想法,把乡亲们都组织起来,做一个民族舞团——以前她跳的多是自编自演的独舞,现在她要编群舞。动念是因为她伤感地发现,很多传统民族歌舞已失传或即将失传。

杨丽萍不辞劳苦,花费一年功夫,行遍滇川藏民族村寨,在少数民族生活中挖掘真实的生命元素,从民间民俗中吸取纯粹的舞乐之美,并且从民间挖掘上百位业余演员。

为筹措资金,杨丽萍甚至破例接拍广告,变卖自己的房产,创作期间还遇到非典爆发。

《云南映象》成云南标志艺术

sheila2.jpg
《孔雀公主》还原孔雀的情态,是动物化、浪漫化、自然化的舞姿展现。(受访者提供)

《云南映象》2003年8月4日在昆明首次公演,被评论誉为最原生也最现代,最人性也最神圣的中国舞蹈作品,更叫人赞叹的是,包括神鼓、花腰歌、海菜腔、打歌舞、铜鼓舞、葫芦笙舞、东巴舞、涅磐舞等几近失传的少数民族歌舞,都在其中得以重现和升华。作品中有600余套从民族村寨中收集的纯手工民族绣服,还有180个独特面具、68面鼓,甚至连大型道具,如玛尼石、转经筒也都是真的物件。《云南映象》国内外获奖无数,成为云南标志性的艺术精品,迄今为止,全商业化演出近4000场,巡演至国际42座城市,目前在云南每天固定上演。

但城市化进程极大改变农村风貌,歌舞已不是现代少数民族生活的日常景观,那么,《云南映象》此刻是否还有“现实性”?“的确农民们不需要以舞蹈来庆丰收,他们最早唱歌跳舞是祭龙、庆祝丰年、婚丧嫁娶的仪式,但舞台也是一个仪式的场地,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所以搬到舞台上来也一样。”

包括《云南映象》和本月才上演的《平潭映像》在内,这几年来杨丽萍陆续创作的八部作品,都出自于她对于中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育的一份心力。

杨丽萍说:“若说这是非物质文化传承的体现,我想说创作只是一种很小的方式,被动的方式,对我们跳舞的人来说,应该身体力行地实实在在地做我们擅长的。有的人保护建筑,有的人保护不同的音乐,这都是尝试性的实践,是不是最好或最终的方法,还不知道。”

重申两宫没有环保问题

在文化保育的同时,环境保护的议题近年来却让杨丽萍被推上风口浪尖。

随着去年杨丽萍接受中国主持人鲁豫电视专访,杨丽萍在云南洱海边双廊镇玉几岛上的私宅“月亮宫”全貌也展示在公众眼前,充满诗情画意的月亮宫是大理才子赵青为杨丽萍设计建造,除了北侧的月亮宫,南侧的“太阳宫”也是赵青为杨丽萍所建,太阳宫近年来发展成杨丽萍艺术酒店,杨丽萍请专业旅游团队管理,招待游客。除了曾传出太阳宫门票收费,太阳宫环保问题也引起热议。

杨丽萍说:“我是村民,有自己的房子和家园,外来人喜欢我们的岛,喜欢我的房子,跑来看,总不能不让人看吧?于是就有人收钱,不是我收的,跟太阳宫也没有关系。我觉得自己有美好的东西,就要分享,这跟我的艺术观念一样。”她重申,月亮宫和太阳宫都没有环保问题,建房开始一直都是零排放,是日本进口的最先进环保系统。

从去年4月1日起,云南省大理州启动洱海治污七大行动,关停2498家餐饮客栈,叫停周边农牧业源污染。包括杨丽萍艺术酒店在内的该镇600余家被关停的商家,至今未接到恢复营业的通知,临近乡镇及村庄也是如此。

“整个大理都停了,好多老百姓打渔也都不让了,我觉得是一种过度管理。我们祖祖辈辈都在那边撒网打鱼,在那边生活,现在受到干扰。”面露苦笑的杨丽萍顿了顿,说:“新加坡临水而居,有污染吗?日本人、希腊人也都住在水边,水城威尼斯更没看到污染,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早一点有环保意识,都做自己该做的事,每一滴污水、每一片垃圾都不要扔到洱海里……环保是要靠大家的,所有行为都晚了,晚了就要付出很多代价。”

别神化人与事

尽管遭遇过谣言,杨丽萍作品却从不改淳朴真挚,她认为艺术要有人性深度的挖掘。“《云南映象》大篇幅讲人与自然的美好,讲灵魂怎么安放,其中有一段讲香格里拉的藏族老人,从开始就在搬玛尼石,玛尼石就是写满六字真言的石头,那就是一种信仰,不是物质的东西,藏族人遵照他们的生活方式,跟自然融合。”

虽然是耳顺之年,杨丽萍的外在与年龄不符的美丽,网友们说她一身仙气,她摆了摆手说:“别神化一个人、一件事。”

据报道,杨丽萍曾有两段婚恋,一段是80年代末与中央民族歌舞团同行的婚姻,一段是90年代中与台湾商人的情缘,此刻的她保持着单身。

她豁达地说:“我不是一个人,一个小蚂蚁是我的朋友,一棵树是我的女儿,一朵花是我的孙子。我的生活哲学跟一般人不一样,我不是享乐型的,我希望观察,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观察,我观察一滴露水怎么凝结,观察一朵花怎么开,观察一朵云怎么飘。用这种东西来滋养我的心,我不是那种按照常规的凡夫俗子,其实我拥有的太多。我感到这一生特别有福气,就像我们那里老人说的,会跳舞的孩子有福气,舞蹈让我的生命特别美好。”

新一代孔雀公主 也是云南人

YLP04.jpg
《云南映象》由杨丽萍爱徒杨舞担纲主演。(何家俊摄)

《云南映象》此次在新加坡演出国际版本,杨丽萍钦点新秀女舞者杨舞担纲,久未登台的杨丽萍也将难得参演。

中国最年轻的国家一级舞蹈演员杨舞本身也是云南人,受教于杨丽萍,跳《雀之灵》12年,被认为可能成为新一代孔雀公主。

标准学院派的杨舞和来自田间地头的舞者们合作《云南映象》,她说这是自己回到家乡、寻找初心的过程,的确是受杨丽萍感召。

“杨老师有独特的审美观,比如我们的《云南映象》,很多人觉得这些民族歌舞已经是过去式,没必要搬到舞台上,杨老师却把它当作宝贝,擦去蒙在外面的灰尘,拿出来让人重新看到这一块块珍宝。”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pdqbrace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新华文学小辞典 2. 《马华新文学大系》

新华文学小辞典 2. 《马华新文学大系》